中国每日文创新闻网

如何在“文创热”中打造博物馆的独特之处?

2020-01-06 09:18  来源:每日文创网    编辑:Ccidaily

从我国台北故宫的翠玉白菜伞,到北京故宫的朝珠耳机、雍正皇帝动图耍宝卖萌……短短5年间,博物馆文创从简单的仿制文物发展到渗透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创意设计的疆域不断拓展。

“把文物带回家”,这些博物馆文创正在消弭曾经横亘在珍贵文物与民众之间的鸿沟,为冷冰冰玻璃后的艺术品赋予了新的生命。不过,在国内博物馆日益加速的文创项目开发浪潮中,如何保持自身独特的风格与气质,是值得每一所博物馆思考的问题。

01 

故宫博物院

“千汇万状,满目琳琅”

身处国内博物馆文创毋庸置疑的头把交椅,正是故宫博物院开启了大陆博物馆创意设计的潮流。经过多年发展,在“元素性、故事性、传承性”的原则下,故宫走出了一条符合“宫廷文化气息”、好玩、实用、迎合市场的文创研发方向。

△故宫博物院官方旗舰店

故宫淘宝最为人所熟知的创意作品有一直高居销量榜的猫咪物件、也有源于“御用”、“朱批”的趣味创作,还有根据不同节气推出的时令物品……创意生活、故宫笔记、紫禁服饰、文房雅玩,包罗万象。光是实用性观赏性的文创还不够,故宫还上线了“朕的心意”淘宝店铺,专门卖各种“宫廷食品”。

有人诟病说,故宫的文创产品还停留在“小商品阶段”,不够高端大气,但实际上,那些广受欢迎的趣味“小商品”只是故宫超过万种文创产品中很小的一部分。

故宫博物院在研发文创产品时重视不同年龄、不同消费能力人群的需求,对不同消费档次和风格有所区分。既有手机壳、鼠标垫等形式的文化生活用品,也有九环银佩真丝披肩、五福五代堂紫砂壶等可作为国礼赠送外国政要的文创产品。

作为我国博物馆文创产业的领头羊,北京故宫博物院已经率先迈入了博物馆文创2.0 时代。借着互联网 IP 热潮,积极试水“互联网+博物馆”模式。

自2016年起,北京故宫博物院与腾讯达成长期合作,推出一系列经典故宫IP的APP。如故宫与奥秘之家合作推出中国风互动解谜书:《谜宫·如意琳琅图籍》,以传统古籍形式,讲述故宫故事,破解历史谜题。设计者将许多故宫馆藏的珍贵史料融入书籍,APP与纸质书结合,将历史文化知识与游戏过程融为一体。

《谜宫·如意琳琅图籍》自众筹上线以来。24小时内,打破中国出版业众筹最高金额纪录 ,48小时内,打破中国实体游戏业众筹最高金额纪录,截至日前,已筹集金额1600余万元。故宫文创的影响力与国民度,由此可见一斑。

就像拥有万件馆藏精品的故宫博物院本身,故宫文创已然形成了“千汇万状、满目琳琅”的浩大周边体系。凭借着数量众多的珍贵馆藏、大批的粉丝、出众的创新能力,在互联网的浪潮下,故宫博物院与文创相互助力,如鱼得水。

02 

苏州博物馆

“吴中风雅,寓古而新”

苏州博物馆是贝聿铭先生献给家乡的“封山之作”,“中而新,苏而新”,淡而有华,简而高贵,既有江南“灰瓦白墙”的古朴,又有西式现代建筑的精致,清新脱俗,让人过目不忘。苏州博物馆是这样一座现代与传统相融合的建筑,而苏博里的文创商品也正如建筑一样,素净洁雅,寓古而新。

苏博的周边文创有着鲜明的地区特色。产品主要以文具、日用百货、服装鞋包、首饰手表、家居装饰为主。建筑周边、吴门四家等系列都是抓住了场馆本身或是当地著名的历史人物等进行演绎,设计精巧细腻,刺绣、文人、书法,都有着典型的江南风味,风雅非常。

由贝聿铭先生操刀设计的片石假山山水园是苏博代表性地标之一。文创设计师从中获得灵感,设计出这件“山水间•文具置物座”。小小的置物座,加上可移动假山形状的叶片,还可以根据自己喜好排列组合,来置放不同的物件。灵活简约的设计,极具意境的地标植入,别有一番风味。

而最能体现苏州博物馆风格的文创产品,当属2013年问世的“文衡山先生手植藤种子”。这一产品源自苏州博物馆内一棵由江南四大才子之一文徵明亲自栽种、有500年历史的紫藤树,以种子作为周边,既有“文脉传承”之意,又有文化生生不息之美。是其他博物馆无法模仿的“绝版”产品。

文人风骨,姑苏雅韵,苏州博物馆的文创产品展现出了独一无二的风格特质,与建筑、藏品的气质完美契合,清雅秀颀,见之忘俗。

03 

甘肃省博物馆

“妙相仙姿,灵慧庄严”

“天垂华盖九重高·玉宇清宁

五色云气萦绕花葩之象·盈满眼中

旷世光芒·衔接着佛国世界的宇宙”

这是甘肃省博物馆旗下“东方密语”的宣传文案。这个被誉为中国最美的文创品牌,他们的文字比起推销,更像是在写诗。

“呦呦鹿鸣,我有嘉宾”,在博物馆文创设计的许多途径中,甘博并没有选择独立设计或跨界联名,而是敞开大门,通过文化授权吸引馆外机构,双方协同合作。在大漠敦煌风沙中兀自绮丽千年的九色灵鹿,果真得遇知音。

“可以不去三危山,不逛榆林窟,毕竟宏大与震撼容易遮蔽真实,古文明的生命延续在细节里。”这就是“东方密语”的宗旨与目标,拂尽敦煌秘境千年的风尘,还原古文明全盛时期的瑰丽景象。

用诗意美学记忆东方古老文化,用精巧设计唤醒精神世界共鸣,用人文情怀感受文化浸养,用虔敬之心重现挚爱的东方文明之光。丝巾、钥匙扣、手机壳、胶带、公仔……一物一件充满了对生活的热爱和美好的期待。要说国内大多数博物馆文创,为了迎合年轻群体,总有些逗趣的可爱风小物件。亲切度有了,但于文艺格调却略损。甘博的从容之处大概就在这里,仍然坚持着艺术和文化应有的调性,甚少妥协。

甘博的文创,取材大多来自敦煌的石窟壁画,其中精华的部分源于盛唐。万国来朝的时代,敦煌艺术吸取了西域各邦的元素,因而大气磅礴,气象万千。从异邦走来,从壁画中走来,从佛经中走来,敦煌意象和敦煌气质在甘博的文创中贯穿始终,撑起了整个品牌的骨骼脉络,是盛唐的长相。

总结 

文创产业其实是一种“深耕文化”,是创新科技与工匠精神的结合。在信息社会,博物馆肩负着向社会弘扬历史文化的责任,需要找到互联网传播方式与传承文化的平衡点。

文创便是一座极好的桥梁,即受到传统元素的滋养,又用创意活化传统文化。故宫文创的大气磅礴包罗万象,苏博的吴中风雅文人气质,甘博的西域之风大唐气象……都是博物馆自身气质与创意设计结合的典范。

在中国的语境下,做好文创的意义更是为了改变很多人对于博物馆守旧的偏见,将中国的文化历史真正的科普给自己的民众,让博物馆成为中国所有阶层的文化圣地。在这一点上,我国博物馆文创产业的发展已经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但也确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每日文创网广告位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网友投稿或互联网摘录,本网转载仅出于传递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相关问题,请联系我们网站客服,我们会及时更正或删除。

上一篇:让优秀文创从“小欢喜”走向“大欢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