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每日文创新闻网

图书文创生意真的好吗?

2020-03-27 15:33  来源:深圳商报    编辑:Ccidaily

深圳商报记者 刘悠扬

继博物馆文创热之后,最近,图书行业的文创产品也频频破圈。把《月亮和六便士》“穿”在身上、谷川俊太郎的诗“写”在巧克力上、杜拉斯的《情人》“泡”成一杯咖啡……疫情催生了图书出版行业的加速进化。这些频繁破圈的文创产品,能否成为这个传统行业的诺亚方舟?记者采访了上海译文、人民文学等出版社。

这股风潮来自时尚界

最近,上海译文出版社和服装品牌“步履不停”推出联名款,将“译文经典”丛书中的《月亮和六便士》封面制成连衣裙,一时成了话题。

联名款中,首先推出的是《月亮和六便士》,这是“步履不停”创始人肖陆锋本人的偏爱,在他看来,这本书背后昭示着某种时代亟需的精神。

当这条裙子在官方微博上公开时,几乎受到网友的一致好评:“穿上身的装帧艺术”“披上一本书,感受文字与肌肤、与心灵的零距离接触”,几百条评论中,“买买买”的声音占据主流。“有顾客还穿着这条裙子去拍结婚登记照。”肖陆锋说。

在上海译文出版社编辑徐珏看来,这是一次具有突破意义的创新。过去,该出版社推出的文创周边一般都配合新书营销,例如抱枕、咖啡、T恤等,和商业服装品牌的正式合作,还是第一次。

这样的跨界联名风潮,追根溯源,和近两年声势浩大的时尚新趋势有关。从去年开始,各种国潮的跨界联名简直开了挂,大白兔香水、泸州老窖彩妆、红旗轿车运动装……这些让人意想不到的跨界带动了一波热销,给出版界也开了一扇窗。

早在2018年,上海译文出版社就尝试和永璞咖啡联名,把十位知名作家的书做成挂耳咖啡,包括杜拉斯的《情人》、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米兰·昆德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纳博科夫《洛丽塔》等,俘获了一大批文艺青年。微博上经常看到这样的评价:“每一包咖啡都值得配一本译文原书”“今天你选择打开哪位作家?”

跨界联名这门生意,真的很好赚吗?肖陆锋透露,卖出的每件联名款服装,都需要支付出版社一定的版权费用,这是一种双赢,但就目前而言,品牌效应远远超出商业考量。

文创销售数据不亚于图书

在电子书和信息革命的冲击下,纸质出版一直被认为是传统的、充满危机的行业。然而从去年开始,一大批出版文创品牌集中涌现,包括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人文之宝”、世纪文景的“文景景制”、上海人民出版社的“逗好文创”、三联国际的书房用品等,2019年被认定为“出版社文创元年”。

和最早的出版社文创产品(笔记本)不同,最近一年涌现的新文创产品更注重创意、设计的转化。2019年初的史铁生诞辰,人民文学出版社在推出“史铁生散文新编”的同时,“人文之宝”也推出史铁生纪念手账与史铁生手稿巧克力。

“巧克力味苦而回甘,很像史铁生的人生。”人文社文创部负责人邝芮告诉记者,当时推出的限量版巧克力,外包装纸上印着史铁生的手写稿件,很快就被抢购一空。

如果能把字直接印在巧克力上就好了,今年的情人节,日本知名巧克力店 EYECON SHOP就用活字印刷术,把谷川俊太郎的诗歌《早晨的接力》和《二十亿光年的孤独》印在巧克力上。因为巧克力的热销,《二十亿光年的孤独:谷川俊太郎诗歌精选集》在中国内地也卖出一波小高潮。

“文创不是出版物的附庸,而是图书IP衍生物的一个环节,不能简单用做书、卖书的模式套用。”邝芮表示,文创一旦发展好,商业数据不亚于图书,3月19日人文社文创部首次尝试视频直播,销售额就突破了1万元,带货比较明显。

每日文创网广告位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网友投稿或互联网摘录,本网转载仅出于传递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相关问题,请联系我们网站客服,我们会及时更正或删除。

上一篇:守住文化内核,文创之路才能越走越宽

下一篇:没有了